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留学11年归国25岁的他回到三线年里悟到了什么?

作者:游艇会 发布时间:2019-12-24 17:24 浏览次数:

  国内读完小学就到了泰国读国际学校,后又去美国顶尖美高和顶尖商学院继续深造,在外求学11年的李嘉龙,2014年终于毕业回国。25岁的他回到自己家乡湛江,回归家族教育集团,筹建起了湛江一中培才学校国际部和广东海洋大学寸金学院国际交流项目(国际教育学院)。从基层执行人到高层决策者,李嘉龙在5年里几乎事事亲力亲为。作为早期国际教育的体验者,李嘉龙认为,在一系列国家新政策下,所有同行需要去思考,当下中国的国际教育本质是什么?

  湛江,是中国大陆除海南岛外,最南端的土地。位于广东省西南部,东濒南海,南隔琼州海峡,与大特区海南省相望,西临北部湾,地处广东、广西、海南三省区的交汇地带。

  它是省域副中心城市,是粤西和北部湾城市群中心城市,1984年全国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是首批“一带一路”海上合作支点城市。湛江也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产业合作先行先试区,在亚太经济圈中处于重要的地缘战略位置,是“十二五”定位的42个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城市之一。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这个城市看似充满了无限机会。但实际上,湛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至今它还处于三四线城市的级别上,更别说国际教育的发展了。

  湛江的国际教育当然也有,可绝不是一线城市的竞争对手。在这里做国际教育,要抵抗的不是其他学校,也不是政策,而是家长的观念。

  目前,湛江没有单独的国际学校存在,这里最常见的国际教育形式是公立/民办学校国际部,湛江一中培才学校(民办校)国际部就是其中一个。湛江一中培才学校国际部由寸金教育集团投资,委托湛江一中培才学校进行管理。

  除了投资基础教育阶段的国际教育,寸金教育集团也投资运营管理了广东海洋大学寸金学院,在高等教育阶段为学生提供国际教育的机会。而湛江一中培才学校国际部和寸金学院国际教育业务的筹建人,就是寸金教育集团的总裁助理李嘉龙。

  李嘉龙从初中开始就在国外就读,大学毕业后回到湛江,开始筹备寸金教育集团的国际教育业务板块,至今已有5年的时间。这个过程中,他对国际教育的理解不断加深,付诸在实践上的改革也渐有成效。

  思行者SHAPERs第二期,我们来看看资深海归,在一座三四线年的时间,从国际教育的受益者,变身国际教育的践行者。

  问及个人求学史,李嘉龙表示“说起来简单又复杂”。父亲常年在泰国从商,从小陪伴李嘉龙的时间是少之又少,直到他在广州念完小学,父亲才决定将他带在身边,李嘉龙海外求学的生涯也就开始于初中。

  同当下的学生一样,国外留学,语言是个难关。那时候去泰国读初中,李嘉龙是先在语言培训机构读了半年的英语才进入泰国的国际学校正式就读。在泰国学习了一段时间后,他直观地感受到中泰两国教育的差距,最突出的就是学习时间和学习内容有着明显不同。

  也许是父母从小不在身边,李嘉龙的心思比较成熟。在泰国读初中的这一段时间,他并非单纯地听从父母的安排,而是有自己的小心思。

  泰国国际学校学习的经历,让他认识到再回到国内读高中是不大可能的,“回去读,我肯定也是跟不上的”。于是,他向父亲提出了去国外读高中,至于去哪个国家,他把这个决定权交给了父亲。

  最终,父亲为儿子选择了西雅图的Northwest High School。在这里,李嘉龙顺利完成了高中学业,并从年级倒数的名次逆袭成为年级前几名。他也学习到国外学生身上的一种特质,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有极强的目的性。

  尽管已经在泰国的国际学校读了几年初中,李嘉龙在美国的高中生涯却并非一帆风顺。“高中第一年,非常不适应。第一是因为环境的不适应,第二是学习强度的不适应。”李嘉龙解释说。

  泰国的国际学校学习氛围相对比较轻松,属于低强度较为自由的学习。而他在西雅图就读的私立高中,属于高强度的学习。不仅语言要求更高,课堂信息量更多,成绩监测也更严格。

  “每次上完课,几乎都摊在教室内补眠。第一学期很不适应这种节奏,成绩也基本是年级倒数第一第二,学校也向我父亲汇报了这个情况。”

  不过,高一的第二学期,李嘉龙逐渐适应了美式高中的学习节奏,结识了好朋友,成绩也逐渐提高,直到申请大学时,他已经是年级前几名了,也意识到要提前规划未来职业。

  像国外学生一样,他除了学业好,还懂得需要全面提升自己的其他能力。他主动做社会实践、义工,培养自己的领导力等能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李嘉龙申请到美国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的医学专业。

  但众所周知,学医要有想有所成就并非易事。在大学第一学期的有机化学考试中,班级里有60%的学生都挂掉了,即使重修也有很多人没过。李嘉龙也同样栽在了这门课上。

  “这太痛苦了,让我感觉自己不是这块料。后来又考虑到,学医要在美国学很多年,所以我在第二学期果断的转学金融专业了。”

  至于转金融专业,这事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目前就读的大学,最好的三个专业是医学、金融和NGO。NGO又不是李嘉龙感兴趣的,金融却是个通用实用的专业。现在看来,金融专业的学习确实在他管理集团业务时有着很大助力。

  李嘉龙毕业回国的那段时间,为了多样化的办学特点,国内各大院校(尤其是在民办教育上)开始发力开展国际教育,但是寸金学院作为一个三线城市的普通高等院校,缺乏擅长国际教育的人才。

  集团股东及其父亲李敏先生都认为李嘉龙接受体验过国际教育,并熟悉国际教育,是最适合带领寸金教育开拓国际教育业务的人选。而从小,李嘉龙就被灌输了这样一种观念——作为家族的长子长孙,总要承担家业的,要给其他兄弟姐妹做好榜样。

  秉着这样一种信念,李嘉龙开始筹建湛江一中培才学校国际部和广东海洋大学寸金学院的国际交流项目。

  14年底,李嘉龙正式进入寸金工作,最开始是湛江一中培才学校国际部和寸金学院国际交流项目的负责人,负责筹建两个项目的所有事宜,他既是决策人又是基层执行人员。他需要对接各个部门,从项目引进,到招生宣传,到后续签证办理,都是亲力亲为。

  在寸金学院国际交流项目成立之初,李嘉龙面临人手不足预算不足等问题。他充分利用大学的资源,招募大学生志愿者协助开展国际教育项目,让大学生在工作中学习国际教育理念,从中给大学生灌输国外的先进理念,鼓励大学生多走出去看世界。

  同时,李嘉龙给予表现优秀的志愿者免费赴国外游学的机会,激励他们工作。就这样,通过调动各方资源,一步一步搭建起国际交流项目的基本框架,并将国际教育理念引入校园。

  据李嘉龙介绍,寸金学院国际交流项目近几年的升学数据很不错,考虑到学生申请需要的GPA、领导力、义工、实习经验等,学院对学生大学学习进行了全程跟踪,第一届学生申请到国外就读研究生的出口很好,有美国前50的学校,英国前10的学校,澳洲8大等。

  当国际交流项目的工作相对成熟之后,李嘉龙又转去了财务部门,了解集团、学校的整体财务状况,对外洽谈新校区建设的贷款等各方面事务。再然后,他开始负责整个新校区的建设,包括招投标、工程施工、相关建筑证件办理、公关关系维护等等。

  如今,李嘉龙不仅要管理、负责学校的建设,还需要作为股东为两所学校做一些方向性的决策和改革。

  将寸金学院进行“企业化管理”,竞聘上岗,让大学职位不再是“铁饭碗”,是李嘉龙作为管理者实施的机构改革之一。

  他发现学院现存的一些管理机制不符合现在的发展需要,有些管理层过于求稳,明哲保身,一切以不出任何安全事故为主,不求进取的思路很多。于是,他引入目标任务书、考核体系、末尾淘汰等新元素,参考企业管理的形式结合实际情况来管理寸金学院。

  改革带来的效果是一部分人积极性提高、责任心提高、待遇提高,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不适应这样的方式,就只能另谋高就了。

  至于为什么要进行机构改革,精简结构,他认为想要打造国际化发展的集团,应该让员工知道即使是在学校工作也得通过考核,做得好有奖励,做不好要承担责任。同时,有时候臃肿的学校机制,反而会不利于学校的发展。举个例子,后勤部门以前从管理人员到临时工大概有三百号人,通过机构改革,精简结构,业务外包,责任到岗等方式,后勤人员虽然数量减少,但是工作效率和效果反而提升。

  除了机构改革,李嘉龙还进行了教材改革。在李嘉龙接手之前,学院的教材用的都是包销书的形式,这种形式存在非正规出版社、教师自编教材过多、不知名的教材等问题。

  本着对学生、学校负责的态度,这两年,李嘉龙大力推动教材改革,去除了所有的包销书、盗版书籍等。这一过程自然动了部分人的奶酪,他接到的投诉也不少。有人抗议说“凭什么说我的教材不好”诸如此类的问题。对此,李嘉龙特意邀请上外和北外出版社的专家针对原有教材目录进行评定,通过专家的专业评判来说服提出反对意见的人。

  欣慰的是,李嘉龙还未收到很激进的反对声,他也坦诚地说道:“作为管理者,更应该清楚与中层管理者清楚沟通是多么重要,他们认同并且支持你,你才能去做这件事,而非一意孤行。”

  不过,李嘉龙表示寸金学院的国际交流项目发展态势良好,但在基础教育阶段,管理和运营却遇到了壁垒。

  采访中,他提到,未来打算针对湛江一中培才学校国际部进行整改,原因是发展空间受限。湛江一中培才学校国际部从组建到如今,已有5年时间。而办学场地仅是培才学校内的一栋三层小楼,每届招生总额大概在40人左右。一开始做的比较好的项目是中韩班,而后期因中韩关系复杂,学生的数量也大不如前。

  从筹建到如今计划暂时暂停国际部,李嘉龙表示,在湛江做国际教育还是有点吃不消。以培才学校国际部为例,只有一个三层楼的教学场所,从家长的角度来看,富裕家庭不会选择这里,中产家庭也不愿意接受如此的性价比低。因此,从管理者的角度出发,李嘉龙打算整改国际部,在未来寻求一些优质的机构进行合作办学。

  他认为在三线城市做这样合作办学式的国际教育比引进一所国际学校要容易得多。原因在于,要满足家长学生升学的需求。

  目前三四线城市的家长,仍然将学习成绩作为衡量学生是否优秀的重要标准。在湛江,除了明确出国留学的家庭会选择国际学校,其他家庭依旧会将传统的基础教育类学校作为他们的首选。因此,在三线城市完全采用国外的教学体系是有很大风险的。

  李嘉龙也在考虑,若是既能满足升学需求,又能把国际教育的概念融入到基础教育阶段,成为培养的一个侧重点,可能就会比较容易实现。“因为我们学校在粤西地区是最好的初中,有最好的生源”。

  90%的学业都在国外完成,毕业后又进入教育行业,李嘉龙对国际教育的认识应该要比一般人深刻。从访谈中,也的确感受到他对国际教育的思考的独特视角。

  从泰国的国际学校、顶尖美高到美国大学,在他看来,那10多年间,国际教育的概念还未成熟,无论是泰国或是美国,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的国际教育,只能说相对有一个教育方式适合国际学生。

  李嘉龙认为,泰国集聚了很多欧洲、英美澳等外国人以及早期中国的一些投资人,这一部分人有这样的教育需求,然而国际学校并没有诸如IB、AP、A Level这样成体系的国际课程。即使有,那时候的国际学校也并没有应用起来。

  同样,美国的私立高中也只是为国际学生提供了相对合适的课程,对国际学生而言,英语被视为有待强化的学科。

  李嘉龙在泰国就读的国际学校和在美国就读的私立高中,都是当地排名较好的学校。但即使去到好学校,他的感觉和参加培训机构相差不多。就像一直以来,很多留学生没有真正融入到国外社会一样,除了语言能力的锻炼,根本谈不上是我们今天所认可的国际教育。

  从开始筹建集团的国际教育板块至今,李嘉龙就不停地参加行业培训,参观了很多国际学校。有一个深刻体会是现在的学生太幸福了,中国以及世界范围内对国际教育的重视程度和投入远远高于过去,因此每个国际学校都彰显出各自特色。

  他举例说到,IB学校是对他影响颇深的国际学校之一。PYP、MYP和DP阶段,学生都会知道要学哪些东西,要具备哪些技能,IB从整体上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

  又因为IB只有指导大纲,所以每个学校在具体教学过程中就会产生不同的侧重点,即使是同一个技能,培养的方式也千变万化。

  这一点和他以前就读的国际学校就不一样,那时候的国际学校没有成体系的教育理念,而只是把学生的英语教好,有助于申请大学。

  如今,去泰国读国际学校是国内家长圈内的一个新趋势。对比以前的泰国国际学校,李嘉龙认为现在有很多知名教育品牌和学校合作办学,比较规范化体系化。但和中国的国际学校相比,其实二者之间相差不大。

  李嘉龙表示并不太理解这个现象。因为孩子去泰国,必然要有父母陪着,学费虽然便宜,但另外花费的金额也不比在国内读国际学校要少多少,可决定给孩子读国际学校的家庭大多在经济方面是富裕的。不过,想想国内优质国际学校一位难求的现象,泰国那边学生间的竞争确实没那么激烈。

  在五年的办学过程中,李嘉龙也在不停地探索国际教育的真谛。顶思SHAPE创变管理者校长培训提供了很多访校交流的机会,在参访了那么多国际学校后,李嘉龙也不断地在思考什么才是所谓的国际教育。

  譬如用英文教学就是国际教育么?以IB学校为例,若无论用何种语言教学,只要能满足IB的教学大纲和培养目标,学生能够具备国际视野和未来人才技能,是否就是国际教育的本质呢?那么,单纯引入国外学校的品牌,就不一定是真正的国际教育了。

  在校长培训中,李嘉龙和其他成员还一起参访新加坡的学校,他发现,新加坡的IB学校并非是全英文授课,而新加坡的国际教育水平世界公认。这不禁让他思考,中国的国际教育是否也能用中文来培养学生的国际视野呢?

  再思考国家近来发布的系列改革文件,包括在教材引进上的限制、在国际学校体制上的规定等等,李嘉龙认为,这其实是国家对于中国的国际教育的一个引导。既然国家提倡朝着这个方向去发展,国际教育行业是否也应该转型,是否可以探讨如何用中文主导外语辅助,来培养具备21世纪人才的全人教育。

  工作近5年,李嘉龙不断在反思中改进。从行业整体层面来看,国家的人才缺口越来越大,培养模式却没有紧密跟上。国家也提出规范化教学,打造应用型学校,培养全人教育等等。面对这样的大趋势,李嘉龙要做的就是对两所学校制定总体战略发展规划,让学校进入快速发展的道路。

  李嘉龙最后说到,民促法的出台会带来很大变革,有很多学校会产生自我淘汰的现象,在这样的预测下,他希望可以把寸金教育做的更好,借助这个机遇使寸金教育拥有自己的特色脱颖而出。

  第二期SHAPE“创变管理者”国际校长研修课程报名通道正式启动。顶思期待与您一同探索,为打造卓越的教学质量和提升教育管理而努力,期待您分享最佳的实践经验。

  SHAPE创变管理者国际校长研修培训借鉴英国校长专业资格的培训体系,并且充分融合中国国情。

  培训分为三个阶段:导入阶段、发展阶段与最后阶段,主要培养6大能力:塑造学校愿景、强化社群、学习与教学领导、专业发展与团队合作、组织经营、以及绩效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游艇会

©游艇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