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移民新西兰后你后悔了吗?

作者:游艇会 发布时间:2020-04-19 18:32 浏览次数:

  那是一位已经在新西兰居住了近20年的老移民,出国前,她曾在北京税务局有着一份令无数人艳羡的工作。

  她说,当初她们全家刚刚登陆新西兰的时候,遇到困难时总会想起国内的种种舒适而备感怀念,所幸没有放弃坚持了下来,日子也逐渐步入正轨。只是偶尔回首,想问自己值不值得,始终没有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

  直到某一年,她回国探亲,顺便回到原单位办理一些手续。时隔多年,当再次步入税务局的大楼,走着熟悉的楼梯,面对那些熟悉的面孔,她说,时光在这里似乎是静止的,一切仿佛都和从前一样,大家谈论的依旧是这个圈子里的那点事儿,纵使是新入职的年轻人也是如此,毫无生气可言。更让她讶异的是,她的某位同事这么多年喝水的杯子都没有变过。

  曾经的税务局于她而言也是整个世界。住在家属区,每天出门走的是同样的路,到了单位面对的是同样的人,下班买菜偶遇的也是同样的一批人,谈论的都是相似的事情。年年岁岁,领导和同事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决定着她每天的喜怒哀乐。

  终有一日,工作几年后的她下定决心,带上丈夫孩子,举家踏上南半球的土地。当她如今再回头看这里的小小圈子,心里却是看遍万水千山后的坦荡。放弃了在小圈子里周旋的时光,换来的是更丰富的人生,她说她很庆幸自己没有选择“静止”,没有将自己的世界局限在单位的家属生活区之内。世界那么大,她要在更大的舞台上翩翩起舞。

  这个故事或许有些浪漫,以至于让我想起高晓松的那句话:“这世界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或许无需将看世界的意义局限于“诗和远方”,只是若非亲眼看过更大的世界,我们又怎能知道自己眼前的“苟且”就是“苟且”呢?就好像从未跳出过井底的青蛙,永远猜不到井外世界的天大地大。

  能够暂时抽离眼前的“苟且”的方式也有太多种,旅游、留学、郊外静修,哪怕出差都是一种抽离。文中的她认为经历是千金难买的财富,尽可能的去经历、去体验。那也自然会有人认为这是折腾,毕竟人生的终点总是一样的,何必辛苦这一遭。

  选择从来只有不同,而无对错,无奈的是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那条路上究竟是怎样的风景。

  像上文提到的她,年轻的时候就离开了税务局,而她当年的那些同事因为单位福利好,靠分的房子就够几代人衣食无忧。远离了这样坐享其成的幸福,她和先生靠自己的努力,也把家安在了奥克兰市中心最著名的富人区。如果她当时没有选择离开,现在过得会是怎样的生活,谁也不会知道。

  我的这位朋友现在一有时间就会全家开车到处游玩,她常说,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去享受生命,才是真正的奢华。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他们去了新西兰北岛最北端(Far North),你看,这是她朋友圈刚刚更新的图片,是不是很漂亮。

  15年回国,高铁修到我娄底,曾经小汽车两小时去长沙再转飞机场转快轨的日子一去不复返;16年回国,北京上海处处支付宝,回到娄底给奶奶在地摊上买块50块钱的电子表也是微信付款。爸妈争相用朋友圈转发中老年鸡汤,很难想象13年我去瑞典交换的时候微信才刚在海外兴起第一次听说,三四年后的今天已经融合进了每一个年龄阶层的日常生活。

  你说税务局,我也来说税务局。爸爸国税局,妈妈地税局,92年分税制拆成两个单位大概和楼主原文一样有资格来说说税务局。见识不高说不了部级、省级,就说说娄底市地方税务局。2004年我初一,我娘单位开始推无纸化办公。我娘天天中午喊我去她办公室教她用电脑,那是我娘第一次摸到鼠标。我教她什么呢?教她单击,教她双击,教她怎么点开始菜单,用画图画一个圆。她学这些学了一个月,因为之后全系统统一测试。学会这个之后,又开始学内部的公文系统,怎么加电子签名,怎么把文件发到各科室。开始学打字,我娘也不会拼音,会拼音也没用,因为湖南话又和普通话不一样,就强记。一个下午能照着《读者》在word里打一行字。那年我娘41。

  今年我娘54,前几天qq语音聊天,她说单位又给每个人发了个手机。我说现在什么年代还发手机,搞的好像谁没有手机似的。她说不啊,这手机发了是办公用的。现在都要手机办公了。

  一下子我那初中教她用电脑、“无纸化办公”的种种记忆都涌现在了眼前,好像就在昨天似的。我说你还记不记得初中我教你用电脑,用鼠标,发公文,无纸化办公?她说那一万年前的事了,你还活在哪个年代?

  你还活在哪个年代?把我娘原话送给楼主原文,共勉。中国这些年飞速发展,鲜见有什么东西是静止的。如果有,那大概是楼主发的这样***钓鱼文的水平。或是这些文作者的水平,或是这些作者自以为的民众水平。

  曼哈顿从无到有作为一个人类密集交互生活顶层模式竖立起来的时候,国内大多数人还没用过抽水马桶

  除非这二十年或者哪怕后二十年我国能够开始领跑,然而现实是除了移动支付,关于我们的生活对着洋鬼子还是没什么可吹的

  路是秀起来了,高铁也建起来了,地铁越来越多,楼越来越高,互联网越来越普及

  最大的痛哭不是自己有能力没处使(这事全世界的问题,不论哪里),而是知道自己应该能怎么样而不能

  我们的父母辈痛苦吗?并没有,他们中可能很多人错失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他们中绝大多数都经历了几十年前的那些动乱荒唐年代,然而事实是他们过来了而且这段路程格外精彩,堪称人类历史上的一段奇迹

  看过程不看结果,或者看结果不看过程,不论从哪方面说,我们根本没有跟父母辈比较的资格

  我真的以为我们也能挑起进步的旗帜,我真的以为我们应该让人放心的接过上一代人的接力棒

  那是一个美好到虚假的世界,老师们自愿出钱油印资料,因为他们真心觉得知识本身就是好的

  是的,能上大学的都是幸运儿,然而一旦你成了幸运儿,你知道且肯定你的前途一片光明

  与此同时还接受着对自己能力的毫不夸张地说是惨无人道的浪费,只要工资高做什么不是做

  培养人和修高铁、高速公路其实没多大区别,投入才能起来,只不过投入的东西有所区别。

  开车出北京城,走300多公里就是国家级贫困县,环北京贫困圈一度还是学界研究的热点,这个国家多么割裂,能指望这些环北京贫困圈的务工人员进京后不吐痰?

  中国人这么,占全球的几分之一,十几亿想进入发达国家的队列,是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韩国,台湾,新加坡,这些小国真的相对好建设一些,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内部的差距、割裂,真的不容易。


游艇会

©游艇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